首页 头条新闻 热点专题 综合要闻 日报 晚报 评论 文苑 交通 摄影 看乡村 专版 市场
阳泉新闻网 >> 广角
请读者猜谜——阿西莫夫科普作品《恐龙无处不有》与《被压扁的沙子》的比较
发布日期:2022-11-16 06:45
来源:阳泉晚报

  初中语文教材收录了美国作家阿西莫夫的两篇科普作品《恐龙无处不有》和《被压扁的沙子》(以下简称《恐》和《被》)。它们篇幅相当,都与恐龙有关,都按照一定的逻辑顺序说明自然规律和科学道理,都体现了学科交叉、系统辩证的研究方法,蕴含着由此及彼、由表及里的思维方式。两篇课文像两则谜语,先掷出一个扑朔迷离的谜面,召唤读者穿越时空、驱遣想象、搜寻证据、还原历史,洞察远古秘境,勘探蛛丝马迹,经过严密推导、周密论证,最终揭示谜底,令人恍然大悟。

  科普作品的特殊性在于,既要牢牢拴住科学性、知识性这条“生命线”,不能在严谨性上掉链子、有硬伤,又要在可读性、趣味性方面找到依靠,不失分寸地增强文学性,使“科学”之奥义联通“普及”之地气,高端的科学知识为一般读者理解和接受。整体来看,两篇课文均兼顾“理”“趣”,别具特色。但笔者认为,无论是章法结构的设计,还是写作技巧的运用,《被》似乎都要比《恐》复杂,由此带来的阅读体验亦有深浅之别。

  《恐》的线条比较单纯。第1段点明“不同科学领域之间是紧密相连的”观点,为下文发问释疑作铺垫。第2至5段举阿根廷南极研究所在詹姆斯罗斯岛发现鸟臀目恐龙骨骼化石的例子,引出恐龙遍布于世界各地的现象,并顺势“把这个发现与南极大陆联系起来”,提出恐龙是“如何越过大洋到另一个大陆上去”的疑问。第6至7段直截了当地给出“大陆漂移”的答案,并一而再地解释学说内涵。第8至14段按照时间顺序,分阶段、分部位说明大陆漂移的过程,并指明相应的恐龙生存状态。第15段重申恐龙化石的发现和地壳缓慢运动之间的关系,照应前文特别是印证开头的观点。

  《被》的行文思路则相对繁复、宛转一些。同样在第6段,《恐》的“谜底”已与读者晤面,《被》的悬念方才粉墨登场:“为此,科学家们一直都在努力寻找证据来验证这两种理论”。而《被》的1至5段仅仅由在沉积物薄层中发现稀有金属铱的例子,引出“撞击说”和“火山说”的不休争论,绾下了“扣子”,做足了“前戏”。

  第7段起,作者与读者“周旋”的功夫才刚刚施展。该段举S.M.斯季绍夫的发现为例,讲起斯石英的原子规律。这是一笔“突兀”的穿插,也是一笔“狡黠”的迂回,直至读到后文,我们才回头窥见作者在此处隐匿、顽皮的“坏笑”。在读者还未来得及想通斯石英跟恐龙灭绝有何关系时,第9段又介绍了金刚石。既然金刚石的特性与斯石英相近,为什么还要再说?大概是考虑到读者对金刚石该比对斯石英更熟悉,可以借此巩固对斯石英知识的理解。为了“亲近”读者,作者还在第10段末的括号里幽默了一下:“你也可以在真空中对金刚石加热,从而把它恢复到原始碳的状态,但谁愿意这样做呢?”不过,读者连闯斯石英和金刚石两座“迷宫”,恐怕绕蒙了,从星球撞击、火山爆发的“大场面”转向沙子、原子的“微场景”,弯儿拐得够急。

  为了照顾读者的阅读“耐心”,让读者不致因“猜谜”难度过大而厌弃,下文缓缓释放了两个向“谜底”靠拢的信号。一个是第11段:“斯石英可以在实验室里制造,但它们在自然界中存在吗?回答是肯定的。然而它们只出现在沙子被强烈挤压的地方。”从“实验室”迈向“自然界”,使人看到一点作者还企图“解谜”的“诚意”,毕竟“撞击说”和“火山说”都属自然现象而非实验操作。另一个是第13至14段指出的:“那么,你可能会说在斯石英出现的地方肯定发生过撞击,而且肯定没有发生过火山活动。”读者跟“谜底”之间的距离,几乎只剩一层薄薄的“窗户纸”。那么,第15至17段刚一提及亚利桑那大学对新墨西哥州拉顿地区的岩层检测,读者就已发出会心一笑,都快“抢答”了。

  阿西莫夫深谙“提按顿挫”的写作之道。在《被》开头讲明两学说针锋相对后,反而貌似敷衍地“按下不表”,煞有介事地讲起另一桩研究。随后又连撩两层“面纱”,让“谜底”的堂堂真容若隐若现。两个表面“风马牛不相及”的学科,凭巧思妙笔“银汉迢迢暗度”。与其说,这是作者在制造阅读的障碍,不如说是在为读者添加阅读的乐趣。随着阅读的深入,我们格外感到“意会”的喜悦、“开窍”的晓畅,这种“获得感”是翻倍的。如果说《恐》的“谜语”只需猜出说明对象——“大陆漂移说”本身,那么《被》的“谜语”就是双重的“谜中谜”,读者要在猜出说明对象——恐龙灭绝原因之“谜”前,首先猜出作者“不按常理出牌”的表达意图。《恐》的特点是直白、坦率,减轻阅读的动脑负担;《被》的特点却是力使读者在几分钟的阅读时间内置身于科学现场、跻身于逻辑理路,亲历思考的波澜,亲尝发现的曲折,体会科学的惊喜和美趣。

  阿西莫夫像一位技艺高超的魔术师,擅长穿插藏闪,不吝征文考献,抽丝剥茧、擘肌分理,层层深入、披露玄机,多逞铺设之功,常显逗引之妙。他又像一位艺术精湛的音乐家,在精短小品中自分声部,忽而默不作声,忽而窃窃私语,忽而顾左右言它,忽而立确凿之论,在旋律交织中传递着“万物互联”的宇宙密码。他还像一位经验丰富的心理学家,用总体简洁通俗、夹杂机敏伶俐、灵光乍现焕发的语言,调控、引导着读者的心理节奏,将阅读变成双方互动、探幽发微、欲罢不能的“智力游戏”。他定能料到读者读哪段时会屏住呼吸,读哪段时会长吁一口气。难怪科普作家尹传红如此评论阿西莫夫:“读他的作品,你感觉到他仿佛是在跟你聊天,而不是对你说教;与其说他是在告诉你‘有什么’,还不如说他是在引导你‘分析什么’。于是,你在阅读中不知不觉地就‘参与’进去,同作者(更严格地说是同科学家)一起进行分析和推理,讨论种种可能性,最后得出自己的结论。”(城区教育局 侯杰)

编辑:
主管:阳泉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 主办:阳泉日报社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14120190003
晋公网安备14030302000113 晋ICP备07004459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编号:(晋)字第060号
地址:山西省阳泉市桃北中路87号 电话:0353-6658025 邮编:045000
阳泉市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平台
阳泉新闻网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分辩率1024*768
阳泉新闻网新浪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