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日报 晚报 金融 评论 文苑 交通 摄影 校园 小记者 看乡村 专版 市场
阳泉新闻网 >> 钩沉
寻访南铁窑
□尚连生
发布日期:2020-09-22 08:06
来源:阳泉晚报
分享到:

  南铁窑的大名,早就有所耳闻了,只是无缘得见。询问过附近一些人,只能确认它地处盂县西烟镇白家庄西沟。有的说在山南,有的说在山北,莫衷一是。秋至白露,天气开始转凉,正是出游的好时节。到了星期天,约了好友忠红,一起离城去往白家庄,寻访南铁窑。路过西烟,又去镇中学拉上郝老师,他去过南铁窑,现成的向导。七星山前左拐,沿一条硬化路向西,过白家庄、小董家沟、大董家沟,继续西行,直到被一条长长的木栅栏拦住了去路。栅栏有个活动门,铁丝绕锁,本来想越过栅栏继续前行,结果没走几米发现山石荆柴交错,无路可走了,只好倒车,把车停在栏外一处空旷的草坪。我与忠红带了行囊,结伴前往南铁窑,郝老师说他去过几次了,这次就不想去了,留下来给我看车。我和忠红按照郝老师手指的一个大概方向,沿山谷中细细的牛道前行,刚刚绕过一道山梁,听到身后有响鞭声、说话声,知道是郝老师和牛倌搭了话,随后风中传来他的呼喊:“连生,你们往南走”,他在校正方向呢。后来我们从南铁窑归来,沿山沟北侧山坡上一条东西指向的小路一直走出来,才发现牛栏里边,偏北还有一条沟呢,远远便能望见盂县与阳曲县两县交界的山梁上,有风车在缓缓转动。

  南沟里灌木丛高过人头,丛林交错,视线受阻,让人觉得压抑。走着走着,与忠红各循牛道,走成了两路。后来我为安全计,呼唤着汇合到一处,统一走上了沟北一条羊肠小道。我们分工合作,忠红开路,专门注意脚下防蛇出没。在西烟,西山上的毒蛇,百姓称之为“黑圪节”,剧毒无比。在夏秋之季,没有特殊的事,百姓一般是不进山的。我个头高,负责断后,专顾左右,寻找一切疑似古迹。淌着汗水,过了一个山头又一个山头,觉着应该到了,我驻足观望,发现北向山头处似乎有个三角形的岩洞,因为是疑似,所以犯了难。

  离开畅快的小道,去爬荆柴遍布的陡坡,是要付出许多的体力的。我们商议后,决定上去探个究竟,走过路过,不可错过,错过了还是一样要往回返的。穿枝挑叶,气喘吁吁爬到半坡处,我一边歇息,一边向上仔细瞭望,发现高处裸岩上有红色布条系挂,这更坚定了我的信心,凡事皆有来源,不会有人闲来无事弄块红布往山中随便丢挂的。在灌木丛荫中稍息片刻,继续向上开拔,忠红年轻,个头也小些,钻柴入林显得很灵活,我在后面时不时要用手机拍些引人侧目的花草,渐渐拉开了一些距离。不久,柴林中传来忠红的声音,“到了,就是这里。有一堵石墙,无路可走了”。

  “石墙”,正是下车时郝老师特意吩咐的南铁窑的一个明显特征!我加快速度,弯腰并步,来到石墙下。果真是迎面高墙入云,左右皆无小道相通,这南铁窑难道会从天而降?最后我决定冒险,徒手攀爬这石墙,看看上面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这石墙虽高,石缝却没有灌浆,我手足并用向上攀爬,首先发现石墙中段碹有一处石窑,有窗无门,里面杂草丛生,人可以直立,后墙堵死了,窗口就是出路。倚窗望月,南坡上松林绿草各居其所,深浅变化如锦毡开卷,十分养眼。如果在这个窑洞内摆上一副桌椅,真是一处绝好的书房。出洞口仰面喊山,回音袅袅中,惊飞一只野鸡,叫着飞过山沟,没入南坡蓊蓊郁郁的松林中去了。洞口外有一足宽的闪沿,仿佛是一段独木桥,我沿此继续向东挪步,一手攀找石缝,一手还舍不得扔掉手中的桃木拐杖,要靠它来防蛇呢。一直向东行到尽头,又见悬崖,只好继续打上方的主意。先用手杖拍打了石上的荒草、枯枝,一来方便上下出入,二来顺便打草惊蛇。翻上这段三米多高的石墙后,我发现自己已经到了一个荒草过膝的平坦场地。随后忠红也沿着我的路径爬了上来,二人不得其门而入,这就走天梯来到南铁窑了。

  首先看到一处摩崖石刻,向西缓行,林立的石碑、破败的庙宇、残缺的彩绘、一堵土积高墙、荒废的两眼石窑、万历四年的一通龙王庙摩崖石刻,一一映入眼帘。悬崖上几处石像,高约一米,分散在不同的岩龛之中,而这一切又都笼罩在一个巨大的三角形的岩龛内。两侧铁岩如斧削,雄伟高大,峭壁通天,令人称奇。粗读各处碑文,有“白龙大王”“观音庵”“南天窑”等等称谓,不一而足。心神甫定,开始寻幽探秘,我对土积砖砌的残缺高墙处幽幽的洞口产生了浓浓的兴趣。踩碎土石斜坡爬上去,里面又是一个平台,有大小二洞,小洞可卧犬,洞口旁边有一处石窝。大洞向里渐渐收缩成一个人形石洞,最窄处又束成约一米高三米长的圆形幽洞。靠里又筑有一堵矮墙,我认为是拦水坝,坝上落了一层一层的蝙蝠粪,忠红说那叫夜明砂。过坝向里挪步时,空中突然落下十多只蝙蝠,它们慌乱地在我头顶飞来飞去,初开始把我也吓了一跳。举手机的荧光照耀,发现它们小小的个头,倒悬在洞顶,你升我降,过了一阵才安定下来。洞掌内落土皆湿润,可知石壁上有裂隙水渗出。小洞旁的石窝,忠红认为是碓臼,我认为是水缸,因为其上有熔岩形成的流针正对着它。或者兼而有之也极有可能。

  靠土积墙的地面上,陈年绵土中多见一个圆圈接一个圆圈的漩涡,这是蚁蛳做的圆锥形陷阱,想不到安安静静的幽洞中竟然也布满杀机。蚁蛳,当地人称“痒痒”,我小时候也玩过,猫腰把脸贴近土穴,闭上眼睛对着这个土喇叭高声诵念:“痒痒痒痒掉托儿,痒痒痒痒掉托儿。”如此这般,循环反复,一番鼓噪之后,就会有奇迹出现。极有可能是声波的震动使藏在细土中的蚁蛳上了当,以为有蚂蚁掉入了它精心布置的陷阱中,于是现出身来,轻易就被人伸出手指捏住了,连抓七只,开水熬汤,可治小儿咳嗽。还有一套诵念口诀是:“倒倒要要,蓟马疙嘟介糕”,一样有效。缓步探视,又发现蚁狮的连环穴阵上落了一根小巧精致的羽毛,该是燕子的羽毛吧,我捡拾在手心,如得令箭,带回去可是上好的书签呢。

  总体上看这个三角岩洞,高约30米,宽50米,深40米。分为两层,就坡青石起墙,中间碹了一眼窑洞,窑洞洞顶为古庙的院场,在其西部又碹了两眼连体窑洞,西窑洞圈护着崖壁上的三尊石像(这就是南铁窑为三像寺下院的由来)。另用碎石和土积垒墙把这个巨大的溶洞区隔分成内外洞,此隔墙至溶洞洞掌又形成一个平台。

  这里最让人称羡的是高高的洞口上方盘旋出没的岩燕,白腹白翅,三五结群,无声无息在空中划过,流风反转,聚散无常,仿佛自由的花朵,又似翩翩的蝴蝶,在湛蓝的天际或升或降,或疾或缓,在空中恣意翻飞,展示它们高超的飞行技巧,仿佛在告诉我,它们才是这里真正的主人,是这寂静岩穴的主人,也是这片蓝天的主人,也是这悠悠岁月的主人。

  时已近午,想到外面还有人在等候,本来约好的去对面松林里采蘑菇的项目也临时取消,我与忠红收拾行囊欲归,却找不到出路,向西,路尽处是悬崖,只能向东摸索了,分拔柴枝弯腰东行下了一个斜坡,右首出现了一个石砌的山门,终于找到你了,刚刚看碑文上有“大门二门”之说,它也是有人捐资修建的。我横在门口让忠红留个影,却又透过掩映的柴枝发现山门正北,数步之遥,又有一个巨大的溶洞默默望着我,它比西洞还要宏伟空阔。进洞探索,寂寂空旷,未有神像。洞内潮湿,地面渗水后形成了浅浅的泥淖,近崖壁处碎石之间有浅浅的明水浮现,地面多见透孔的山桃核。空壁各处有熔岩旋锥成像,各具其形,任人想象。悬顶上飞燕连环,盘旋交错,流转不息,这空旷的溶洞成了燕子们的健身房了。壁荫加潮湿气,使得这个洞穴爽身怡人。我蹲在浅水坑为忠红推理分析:这水是燕子的救命水源,遍地的桃核是松鼠从洞外遍地的山桃树上摘下来,拖进洞来,就着这水源又吃又喝,话音未尽,半空石壁上突然窜出一只通体呈黑色的小猫,拖着长长的芦苇穗一般松散的尾巴,从半空石壁上向洞口逃窜而去,过巉岩立壁,如履平地,转眼不见了踪影。是洞内我的言语洪钟惊吓到它,还是它修炼多年听懂了我的一连串案情分析,觉得再藏下去没有了意义呢?令人困惑不解。

  出山门,下陡坡,灌木交错,很快山门也消失在柴林中了。曲曲折折一直向南,终于找到了来时的那条小路,我取荒石在小路上做了标记,这样以后别人来就可以轻易地走上正道,不必走枉路了。整个南铁窑寨堡,此刻又被密集的麻梨、黑疙梨、山桃、紫荆芥、黄荆条、圪针等灌木野草围了个密不透风。荒谷僻野,人迹罕至,几度秋风吹过,上庙的小路早已被绿草枝叶所覆盖,难辨其迹了。山脚下唯一一条清晰闪亮的小路,是牛群与放牛人出入深山草坡的官道。

  南铁窑,读碑文知其正名叫“南天窑”,当地人口口相传,念成南铁窑了,不过这也恰符其貌,危岩高耸,铁骨铮铮,壁立千仞,宏伟大气,傲然挺拔于天地之间,自有一股脱俗的神韵隐隐透出岩体。南铁窑的“铁味”,或许也来自于其裸岩峭壁上附有的斑斑锈迹,通天接地,宛如布幔垂帘。我认为这是松鼠小猫之类食用山间小叶鼠李植物的果实后产生的尿渍,经过风吹日晒后形成的氧化物,远远看上去有如铁锈一般。时花舒秀,好鸟传音,雨打山门,雪裹楼台,夜月蛙声,孤窗豆灯,南铁窑的每一处景致都是那么生动、亲切、安详、自然、和谐,令人百看不厌,流连忘返。如果有来生,我愿是那蓝天里一只飞燕,盘桓守候在这方美丽的土地上,自己也洒脱成一道美丽的风景,其他,都是度外的事了。

编辑:
主管:阳泉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 主办:阳泉日报社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14120190003
晋公网安备14030302000113 晋ICP备07004459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编号:(晋)字第060号
地址:山西省阳泉市桃北中路87号 电话:0353-6658025 邮编:045000
举报电话:0353-2297677 投诉邮箱:1481219960@qq.com
阳泉新闻网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分辩率1024*768
阳泉新闻网新浪微博 阳泉新闻网人民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