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日报 晚报 金融 评论 文苑 交通 摄影 校园 小记者 看乡村 专版 市场
阳泉新闻网 >> 钩沉
七亘大捷(下)
□董振华
发布日期:2020-11-16 07:48
来源:阳泉晚报
分享到:

  第一次伏击

  1937年10月25日午饭后,刘伯承、李达一行30余人,从驻地出发,沿山路秘密到达后来的七亘主战场——烽台垴的峰顶。刘伯承师长让警卫员架好望远镜仔细观察四周地形。不久,山下传来越来越近的枪声,原来是据守七亘村的一小股鬼子发现了他们,突然从下面的高岭山山谷中冲出,朝他们射击。李达指挥警卫班迅速击退了敌人。不多时,头顶又掠过两架敌机,大家急劝师长早点离开,但刘伯承师长若无其事地继续观察了一会儿,大家才分头撤离。

  这是刘伯承的老规矩,只要有可能,战前前线地形勘察是必做的功课。此次勘察为七亘村两次设伏的绝妙用兵奠定了基础。

  根据我军派出的侦察分队各路反馈的情报获悉,宿营测鱼镇之敌正布置辎重准备向七亘村进犯。刘师长命令陈赓调772团火速赶往七亘村,陈赓旅长立即给772团叶成焕团长下达命令,随后772团副团长王近山率第3营迅速赶往七亘村,在师部听取了刘伯承师长的作战计划和兵力部署,并下达作战命令:11连设在七亘村西石峡沟峡谷半山腰的绝壁小径——西口天险的烽台垴、高岭山一线;12连、特务连和一个排分别设在七亘东扼守石门关峡谷的寨垴、申南峪一线的峡谷大道制高点;9连、10连作为预备队设在七亘村南的山头随时出击;营指挥所设在七亘村南部的青垴山下,视野可覆盖整个战场的小山制高点,配备重机枪一挺作为伏击战斗的火力指挥信号。同时派出侦察队在石门村一带活动,随时掌握敌人的动向。

  作战命令下达后,772团第3营分头行动,连夜冒雨经深山丛林进入伏击区阵地。

  十月的太行山麓,阴雨绵绵,战士衣单,寒冷刺骨,我们的战士在战场忍饥挨饿,一夜潜伏,执戈待敌。

  王近山副团长不断得到前沿侦察情报,获悉敌已出动。当他在指挥所望远镜里远远看到日军开始露头,为确保成功伏击日寇,立即召集3营营长郭国颜、副营长雷绍康、教导员罗明海、副教导员尤太忠和9、10、11、12连连长召开战前紧急会议,进一步明确了战斗任务。

  10月26日9时许,日军辎重先头部队100余人开路,中间的骡马骆驼载满军需辎重物资,在300多名步兵掩护下,犹如一条长蛇向七亘村逶迤前行……

  当敌辎重先头部队穿越七亘村,傲气十足地开进我高岭山伏击阵地,我军没有一点动静。当敌之辎重和尾翼掩护部队全部进入我军部署的整个伏击区时,我军重机枪首先发出向敌射击的火力信号,远距离射向鬼子。我军西部高岭山11连伏击点和扼守石门关峡谷的12连,以机枪、步枪、手榴弹组成的密集火力网,暴雨般洒向敌群。

  日军被我军的突然袭击打得措手不及。在西口天险的绝壁小径上驮着辎重受惊的骡马骆驼嘶鸣着相互践踏,人马互撞,纷纷跌下万丈悬崖;在西口天险侧面的石流坡和村新阁一线的敌人被我9连10连从南面山头的火力打得溃不成军;在石门关峡谷底一线大道的敌人,被我军居高临下的突袭打得骡马嘶鸣,狂奔乱撞,峡谷底的鬼子企图用山炮向峡谷顶端我军伏击区轰击,结果被峡谷峭壁将炮弹逼回,把自己炸得人仰马翻;刚穿过我西口伏击区的敌先头部队听见枪声即返增援,被我11连侧翼火力全部击毙;敌尾翼掩护部队,因死骡马堵死道路,被我特务连死死咬住进退维谷。

  日军辎重从西口天险一线一直到石门关三四公里长部队,被我军截为数段,建制大乱。

  猛烈的枪林弹雨之后,敌惊魂之时,我军怒吼的冲锋响起,各伏击区战士们以泰山压顶般的气势冲向敌群,与敌展开肉搏战。

  在与敌人的搏斗中,一位战士拿着无刺刀的步枪与敌人拼杀,他已身负五处刀伤,满身鲜血,当他看到一个鬼子军官手持军刀正在指挥,怀着对日本帝国主义的刻骨仇恨,举枪狠狠砸向鬼子,趁敌人一怔的瞬间,战士用尽全身力气一个猛子将鬼子扑倒在地,一把拽住敌人的胡须,张开愤怒的大口将敌人的鼻子狠狠地咬了下来。趁敌人昏迷的那一刻,他夺过鬼子手中沾满中国人民鲜血的军刀狠狠刺入鬼子的胸膛——他手持夺来的手枪和军刀倒在战友们面前,英勇牺牲……

  此次伏击,仅用2个多小时结束了战斗。772团以一个营的兵力,面对数倍于我的敌人,以伤亡10余人的代价,歼敌300人,并缴获骡马骆驼300匹,炮弹、子弹、无线电器材、干粮等物资堆积如山,仅东洋面粉即可满足386旅吃一个月。

  第一次伏击战干净利落,漂亮结束。

  第二次伏击

  日军入侵中国是做了精心的战略准备的,其将领往往是“中国通”,他们深知中国兵法的“兵无常势,水无常形”和“用兵不复”古训。历代中国军事家认为一个军队在原地继续重复作战是大忌,倘若不能知己知彼,重复用兵,必然惨败,所以,日军将领据此兵家大忌对我军用兵心理做了肯定的判断——中国军队不会和不敢再于原地用兵。

  深谙兵法的刘伯承师长不但对当前战场的任务、敌情、我情、时间、地形等作战要素做了透彻分析,而且对敌人的作战心理了如指掌:你认为我不敢打你,我就是要打破常规,偏要打你。第二次伏击的关键在于敌我双方将领在谋略、胆略、决断等用兵智慧上的交锋。

  敌人要做出第二次重蹈七亘村路线的决定,必然要动用侦察手段来印证他们谋略的正确性,所以772团3营打扫完第一次伏击战场后,当着鬼子收尸队(其中夹杂着敌特务人员)的面,做出我军全部撤退的假象,兜了一个大圈子,在晚间又秘密返回七亘村,给鬼子演了一场好戏。

  为进一步在战场给敌人造成我军在七亘村确无一兵一卒的假象,将敌人诱入我布防口袋,一举歼灭,刘伯承师长又对第二次伏击做了精心的战术布局:撤掉了七亘村东面第一次伏击石门关的申南峪和寨垴两个伏击点,将772团第3营的兵力集中部署在七亘村西部西口绝壁天险的高岭山及稍靠西一侧的3公里沿线,烽台垴、高岭山、雅腰、台头一侧由10连扼守,碾毡地凹、改道庙、杨树店一侧由9连扼守,11连、12连、特务连一个排秘伏阵地中间位置的吉辛台,担任侧击和增援任务。营指挥所设在台头制高点。

  此战术布局的精妙之处在于:当敌人由石门关逐步深入至高岭山,一路走来未发现我军动静,就会逐渐全部装入我军口袋中。

  10月28日天刚亮,王近山率772团3营趁着余夜的黑幕进入伏击阵地,并命令3营营长郭国颜,向每一位战士传达一条死命令:敌人全部进入我伏击区之前,绝对保持静默状态,绝不许有任何响动,确保诱敌深入,任何人不得有误。

  约上午11时,日军辎重部队以100余人的骑兵开路,每匹骡马间有一名全副武装的鬼子,300余名步兵在后掩护,向西进犯。

  此次日军的警戒搜索比上次严密,凡是可疑之处都先用迫击炮轰击、机枪扫射以探测虚实。

  当呼啸的炮弹掠过我军战士们的头顶,炸在身边,战士们严守铁的纪律,纹丝不动。

  敌先头骑兵部队警戒搜索,用迫击炮和机枪东轰西扫,一直从石门关一路谨慎走来,发现一点动静也没有。当其进入西口天险后,眼前高耸的悬崖、蜿蜒的绝壁小径和下面令人胆寒的峡谷深渊,引起鬼子高度警觉,火力侦察较为频繁,就这样,鬼子一边轰扫一边走,我军官兵始终安若泰山。他们在阵地上以跳动的红心紧贴着祖国的大地,怀着满腔的仇恨执戈静卧怒视着日军。

  当敌先头骑兵部队进入我伏击区,向西通过杨树店抵近距七亘阵地6公里的营庄村——敌辎重部队和尾翼全部进入我西口伏击区时,我军抓住有利战机向敌人开火。瞬间,机枪、步枪、手榴弹疾风暴雨般射向敌群。日军面对我军的突然袭击,吓得魂不附体。

  敌人前面是峡谷悬崖,后面山坡一线是我军火力压制的阵地,在这条不足2米宽的羊肠小道上,随着我机枪和手榴弹的轰鸣,敌人血肉横飞,骡马乱蹦,纷纷嚎叫着滚下了悬崖绝壁……

  刚通过杨树店向营庄方向行进的敌之先头骑兵闻讯即返增援,发现了我台头一线的3营指挥所,疯狂地仰攻袭击。王近山果断命令我机动部队截住这股敌人,轻重机枪一齐开火,打得敌人尸横遍野,连人带马滚下河沟。

  当敌人闻风丧胆、建制大乱之际,一声嘹亮的冲锋号从阵地响起,我军将士冲入敌阵与负隅顽抗的鬼子展开血战。敌人尸横山谷,战士血染大地……

  由于驻扎在昔阳县孔氏、泉口我机动增援部队,在山高路远、雨滑难行的情况下,未能及时赶到,面对数倍于我的敌人,只有772团3营一个营的兵力在孤军奋战,这场激烈的战斗一直持续到黄昏时分。

  在我军战士的勇猛攻击下,敌人一部向西逃窜,一部惶惶逃回测鱼镇。

  重叠待伏一如刘伯承师长所料又取得了辉煌的战果!

  此次伏击我军以20余人的伤亡,毙敌100余人,缴获轻机枪4挺、步枪50余支及大批军用物资。

  八路军连续两次伏击日军,歼敌400余人,缴获大量军资,取得了重大胜利,创造了我军现代军事史上的同一地点重叠待伏的著名战例,被许多军事教科书收录。

编辑:
主管:阳泉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 主办:阳泉日报社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14120190003
晋公网安备14030302000113 晋ICP备07004459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编号:(晋)字第060号
地址:山西省阳泉市桃北中路87号 电话:0353-6658025 邮编:045000
举报电话:0353-2297677 投诉邮箱:1481219960@qq.com
阳泉新闻网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分辩率1024*768
阳泉新闻网新浪微博 阳泉新闻网人民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