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日报 晚报 金融 评论 文苑 交通 摄影 校园 小记者 看乡村 专版 市场
阳泉新闻网 >> 钩沉
西家庄村有个厘金局
□黄顺荣
发布日期:2020-11-23 08:07
来源:阳泉晚报
分享到:

晚清朝廷在西家庄村设立的厘金局旧址

  据平定县人民政府1986年编印的《山西省平定县地名志》记载:平定县岔口乡西家庄村,“地处山区,群山环抱,坐落在风头要咀(透风窑)南部、王家庄西端、小峪东的山坡上,位于县城东北部,相距115里。相传河北省井陉县某山庄至该庄为一条80里的街巷,此庄为西,故名。西至小岭,相距5里,东邻神灵台,北抵秋林,各相距10里许。”

  西家庄约在明嘉靖年间立村,原属黄统岭乡管辖。平定县在古时有四条驿道自西向东通往河北连接京城,最北部的一条驿道,西起阳泉郊区西南舁乡,东入河北井陉辛庄乡,西家庄村就处在驿道中部。

  据了解,过去驿道上骆驼、马车、行人等川流不息,村里店铺林立,输煤、运粮、屠宰、皮匠、砂货、染坊、酒坊应有尽有,极为繁华。为此,官府特在西家庄村设立厘金局用以设卡收税,西家庄厘金局最多时有29名公职人员轮流值守,现厘金局遗址尚存。

  厘金局,亦称“釐捐局”,是征收厘金的机关,又名厘局,相当于现在的税务局,是清廷对国内水陆要道的货物设立关卡征收的一种捐税。《清会典事例·户部·厘税》载:“同治十年(1871年),直隶省天津府,改捐输义馆为天津釐捐局,抽收百货釐金。”《文明小史》第九回中“有的因为手中提的礼包分量过重,有的因为篮中所买的菜过多了些,按照釐捐局颁下来的新章,都要捐过,方许过去。”《清史稿·食货志六》载:“是年苏常叠陷,丁、漕无收,乃设釐局於上海,藉资接济。”钱仲联《黄公度先生年谱》中也有“粤西故瘠地,南征军饷,皆挹注於南梧两釐局”的话。

  19世纪中叶,清王朝面临内忧外患、国库亏空的困境,为筹措军饷,竟大开“烟禁”,特别准许开通收取鸦片、土产、百货、花税的税种,这种税被老百姓俗称为过道税和落地税。税种的税率是按货物价格值百抽一,1%为一厘金。厘金的征收方法为两种:一为活厘(又叫行厘),一为板厘(又叫坐厘)。活厘属于通过税性质,抽之于行商,板厘属于交易税性质,抽之于坐商。

  各省征收厘金之初,多由军营粮台、军需局、筹饷局等机构经理其事,后来才普遍设立专局总理厘务。各省总局名称不一,有捐厘局、厘捐局、牙厘局、厘金盐茶局、厘金局、税厘局、厘税局、筹饷局。总局之下,设立各局卡。各通商要道设正局或正卡,经理抽厘。其下所属征收机关有分局分卡,以“咸丰末年和同治初年最多,估计总数当在三千处左右,光绪之际,全国局卡总数至少仍有二千二百三十六处左右。局卡既多,用人亦滥。厘局差事最优,据说得一厘差,每年可获万金或三五千金不等。晚清官场中竟有所谓‘署一年州县缺,不及当一年厘局差’之语”。厘局薪金不多,主要是靠侵吞盘剥而得此巨款。

  厘金税率、抽法及年收入厘金税率,各省极不一致。“厘金开办之初,如湖北按货值每千文抽收十二文,湖南每千文抽取二三十文上下为率,上海则为每千文抽取三四十文不等”。抽收办法,各省亦有各自的规则。时人揭露:“各省厘捐章程不一,大约厘之正耗,较常税加重。”“同治五年(1866年)以后,各省厘金收入尽管开始日渐减少,但在各省厘金开支中用于军费部分仍占较大的比重。光绪二十九年(1903年)各省厘金收入计银一千一百七十多万两,宣统三年(1911年)达四千三百一十八万多两。厘金创始之初,本是一种临时筹款方法,同治三年(1864年)七八月间,清廷臣工多有整顿各省厘金革除积弊的奏议,厘金曾经一度撤裁而未果,使它取得经常正税的地位。1931年1月1日,国民政府取消了厘金制度。”

  山西厘金局的文字资料,现存于西家庄村五道庙里的一通清光绪二十七年(1901年)重修五道庙石碑上。该碑高38厘米,宽47厘米,详细记载了当年重修西家庄村五道庙的原由,以及驻西家庄村厘金局委员和本村商铺及个人的捐款情况。从碑记中反映出了西家庄村在晚清时期的繁荣景象,是西家庄村历史的重要见证,也是平定县乃至山西省珍贵的关于税收方面的实物资料,全文如下:

  “盖闻庙者,貌也。庙之倾圮,犹貌之蓬垢。不思有以补修之,将何以妥神灵而庄观瞻乎?岁是纠合乡人,均以乐输为怀,鸠工庀材,殿宇重新丹楹,刻桷森严,复昭是举也。询为一乡之盛事焉,并将好施仁人君子开列于右,以志不忘云。厘金局委员湖南长沙王正鸿施银八两,山东秦监湖施银一两,安徽青阳叶云程施银二两,山东曹州府李如玺施银一两。复兴永、德义成、永兴店、三和魁、复和店、万兴魁、三义店,以上各施钱二百文。聚源永、三一五、双盛魁、万和魁、永和魁、泰来店、三顺永、恒顺店、复源德、崇兴永、敦顺元、永义昌,以上各施钱一百文。纠首王财元、王宰、武德金、王贵政、王锦、王从瀛,西家庄合村施钱三十五千文。书丹董文园、铁笔王在田施钱一百文。油匠焦昌。光绪二十七年十月谷旦。”

  此碑文可以证明,当时驻西家庄厘金局的人员来自全国各地,从商号来看,西家庄村有坐商19家,足见当时西家庄村地理位置的重要和商业的兴隆。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1992年12月《平定县志》第225页载:“清代,州署由厘金长、税局负责办理税务事宜执行统一规定,颁布的税法,税金州收解省。”厘金局的工作人员有:厘金长、厘卡委员、厘卡司事、厘卡巡丁。

  清代厘金共分为四类:百货厘、盐厘、洋药厘、土药厘。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1992年12月《平定县志》第259页载:“货物税,清代称厘金。本县于咸丰九年(1859年)开征。当年三月奉旨在县境设卡6处,槐树铺为省设总卡,征收对象为行商、坐商。征收范围分药材、毡、皮毛、布、绸缎、烟、酒、茶、油、盐、碱、铁、煤、牲畜等14种。坐商由分局征收,行商均于出入境所过之卡征收,过一卡征一次各分卡所收厘金,由总卡汇集后解省。”

  关于厘金局的初创年份,在《清史稿·食货志》中有这样的记载:“厘金抽捐,始创扬州一隅,后遂推行全国。”在《清朝续文献通考》中也有类似记述:“当时军需孔亟,筹款维艰,厘金虽自四年奏准,实则三年已先举行,兹渝权舆也。”据记载:“清咸丰九年(1859年),平定州城设平定厘金局6处。槐树铺为省设厘金总卡,征收出入境货物厘税。”据《中国地方志》2004年第12期《平定州志·补志之遗启录》载:“境内冀晋干线通道上,知名的驿铺就有平潭驿、柏井驿、固驿铺、槐树铺、甘桃驿等,府州设置的专司税赋的厘卡有槐树铺、苇泽关、石门口、西家庄,其中槐树铺厘卡(为总卡)征收厘金总额达白银三万两之多,列晋省之首。”由此推断,平定县其他5处厘金局平均征收厘金金额应该不少于5000两。

  厘金制度在晚清财政收入占据了重要的位置。关于厘金制度的产生其表面的直接原因是:清廷在财政极度匮乏的情况下,为了筹集军需而实行的一种临时方法,看起来是一个偶然事件,但究其本质上来说,厘金制度产生的重要因素是清朝中后期的官吏贪腐、阶级矛盾、地方肆意私征等,致使清廷进行宏观调控的能力随着财政状况的日益恶化而逐渐减弱。

  据当代中国出版社1998年12月出版的《阳泉市志》第717页记载,清咸丰十一年在平定县槐树铺发生过一起厘金案:清咸丰十一年(1861年)四月二十一日,英商宝顺行顺记由天津运洋布308件到太原府榆次县销售,因洋商享受子口半税特权,沿途不再纳税,货物经由平定州境槐树铺厘卡时,当然也不再征收厘金。之后的五月十一、十三、二十三日,河北省获鹿县“涌合福”“泉恒义”等几家华行亦贩运洋布往榆次赶会,在过槐树铺厘卡时,被按章征收厘金,计银87两3钱6分。这些华商为了免受“逢关纳税,遇卡抽厘”之苦竟求洋商庇护,请洋商出面承认为己货,借以投机逃税。英商宝顺行遂于事后向槐树铺厘卡讨要所征之厘金,厘卡自不能退给。英商即谎报给英领事,英领事不问青红皂白,即照会清廷,责其不遵条约,且出言不逊。清廷急令山西巡抚查处。经调查,查明获鹿县商贩并无洋行凭据,货物早过,始持海关照单来卡,经诘问,该商贩无言以对,只云此物为取巧,证实系商贩作弊,确认所征之厘金不予退还。而英领事以“重征”为词,坚持不允,后竟责中方视通商条约为儿戏,语含恐吓,咄咄逼人。在英领事的淫威下,清廷忍辱承认浮收税金,令山西巡抚将征收华商之厘金悉数退给英商,风波始平。

编辑:□黄顺荣
主管:阳泉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 主办:阳泉日报社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14120190003
晋公网安备14030302000113 晋ICP备07004459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编号:(晋)字第060号
地址:山西省阳泉市桃北中路87号 电话:0353-6658025 邮编:045000
举报电话:0353-2297677 投诉邮箱:1481219960@qq.com
阳泉新闻网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分辩率1024*768
阳泉新闻网新浪微博 阳泉新闻网人民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