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日报 晚报 金融 评论 文苑 交通 摄影 校园 小记者 看乡村 专版 市场
阳泉新闻网 >> 品评
《漾泉诗韵》赏读
陋岩
发布日期:2021-09-13 07:58
来源:阳泉晚报
分享到:

  作者198位,作品3244首(副/篇),页码近700页的《漾泉诗韵》由中国诗词楹联出版社出版了,可喜可贺!

  这部集阳泉当代诗词曲联赋为一体的书籍,不仅重量沉甸甸,质量亦令人竖大拇指。其中,作品涉及阳泉与现实生活的作品,数量较多,质量较高,反映了作者的乡土情结与诗意情怀。

  “虚掷韶光十八秋,年华如驶去难留。今生不树掀天业,更待何时献虎头。”这是诗人赵云峰18岁时写的诗歌。全诗白话风格,大雅若朴,毫无阅读障碍,表达了诗人“上山打虎”的雄心壮志。“南山雪后冷清清,苍松负雪照眼明。独有老翁事晨练,招来喜鹊叫不停。”诗人董怀庆的《南山晨练之一》,刻画出了南山雪后的景象,老翁与喜鹊可谓点睛之笔,让整首诗的画面感呼之欲出。尤其是喜鹊这个集具象与意象为一体的选择,因为其在民间具有报喜寓意,使整首诗产生了喜气洋洋的审美效果。“出门一把锁,归家半盏灯。窗前寒雀噪,床下老鼠声。蹒依轮车小,话音侧耳听。夕阳映墙冷,尚能照几程?”由于劳动力流动等原因,农村与城市出现了许多空巢老人,我们阳泉也不例外。诗人杜肇昆的这首《空巢老人》,以蒙太奇艺术手法,让锁、灯、雀、老鼠、车子、夕阳依次出场,表达了诗人对于弱势群体的怜悯关怀之情。“巍峨山岗筑雄关,烽烟熄处故事传。才论昔日刀兵劫,又见今朝乌龙穿。浅浅绿水漂柳絮,悠悠红鱼戏碧莲。满目青翠孕丰裕,教人疑是到江南。”这首《车过娘子关》是诗人侯讵望的作品。其中“故事传”“乌龙穿”像一个握着的拳头,不说透,却令人产生这样的联想:娘子关有啥故事?乌龙是啥意思?从而让历史渊源深远、道路要塞非常重要的娘子关,呈现出了另一种亦古典亦现代的关隘文化和现代工业文明之魅力。

  诗人王昆宏常年在企业任职,《水调歌头·百天决战》《浪淘沙·新厂区试生产》等词,表达了诗人对企业的深厚感情。他的《水调歌头·玉泉山》里:“赤兔青龙守候,饮马五关飞峙,众里生紫烟。”等等句子,表达了诗人对故乡人文历史的追忆与崇尚。诗人刘兆林的《鹊桥仙·莲花山》骨肉丰满,读之,如画、如视频、如亲临也。“潺潺小曲,涛涛万木,小径幽幽深谷。白云彩雉共挥毫,竟也是,丹青一幅。悠然步履,轻匀呼吸,才晓心安何处,晚晴圆月度晨霞,静亦此,山风松骨。”诗人抛弃明喻,全部以暗喻手法,将莲花山的景物全部写成了会说话的活物,可以看出他对于诗歌的修养与感悟,不是一般的功夫。“卅年迷案又何妨,虎头系铃任叮当。相逢一笑忘恩怨,何必巧饰反弥彰。枫红叶落谷子黄,宠辱不惊秋风凉。林间小路恣意行,管他飞流与短长。”诗人任美福的这首《心镜》标题就很有诗意,全诗着力于点到为止,以侧面打光见其形的艺术手法,明暗交替,词白意深地表达了诗人豁达的“心镜”。诗人高巨海的《【仙吕·一半心】相思六首》,写作风格充满了情趣:“几回梦里忆当初,湖畔游园撞丽姝。云鬓花颜腰楚楚。四肢酥,一半儿寒来一半儿暑。”尤其最后这句“一半儿寒来一半儿暑”读来让人过目不忘,忍俊不禁。再看看白瑞勤的《浪淘沙·读史》:“往事锁层楼,风卷千秋。滔滔江水掩飞舟。不尽黄沙埋过客,几代君侯。春晓意难收,情注神州。人间正道竞风流。历过韶华观浪涌,谁在船头?”诗人以站在岸上的视觉角度,对历史进行了理性剖析,感慨系之的同时,悟出了深层次的黄金,并发出“谁在船头?”的质问。是呀!人生不过百年,富贵也好,普通也罢,平平安安,问心无愧,胜过喧哗过后的寂寞与忧愁。

  诗词曲这几部分佳作连连,限于篇幅恕我不能一一点评。

  对联与赋,亦是精品迭出。赵云峰为藏山八义祠写的“节烈一堂存古道,忠贞八义仰高风。”可谓字字斟酌,句句珍珠。郑恩田写的《感悟》:“汗马嘶风咧,边鸿叫月凉。”犹如送给了读者一幅边塞图。读之,我不由紧了紧衣裳,汗马、边鸿、凉月如在眼前尔。“石街石院,一座石头村,石连晋冀;文韵文风,千年文化村,文衍春秋。”这是诗人马玉隆的《题大梁江古村》的对联,两句话26个字,道出了大梁江村的建筑风格、历史沿革、文脉之源。崔亮云的《戏台联》:“歌古歌今,当歌人性;戏中戏外,莫戏人生。”不仅是一副对联,简直是一部文学理论,无论静态的文学作品,还是动态的舞台演出,不写人性的作品是不成功的作品。无论是唱戏还是生活,洗刷人生的人,最后戏耍的还是自己。再看诗人梁璞的对联《题固关长城》:“固若城池,古口堪为古;关如锁钥,天人共守关。”用的是藏头诗手法,弦外听其音,古关之险,呼之若出。女诗人王惠卿的对联含蓄隽永,其中《题石卜咀村》颇有深意:“七二门,门门故事;十八咀,咀咀好名。”上联下联都是写实手法,但“故事”“好名”四个字,却给受众留下了思考的空间——石卜咀有啥故事?有啥好名?增强了对联的艺术张力。

  晋代文学家陆机在《文赋》里曾说:诗缘情而绮靡,赋体物而浏亮。也就是说,诗是用来抒发主观感情的,要写得华丽而细腻;赋是用来描绘客观事物的,要写得爽朗而通畅。孙林泽、黄顺荣等诗人的17篇赋,有写阳泉整体风貌与历史的,有写娘子关的,有写冠山的,皆文采斐然,兼具散文之美,诗词之韵。或者借景抒情,或者借景言志,亦风亦雅,相得益彰,我就不具体点评了。

  总之,《漾泉诗韵》是一部在本土文化、烟火人间里食水很深的作品,是对阳泉诗词曲联赋作者队伍的一次检阅,所收的诗词曲联赋作品,基本能代表阳泉当代的诗词曲联赋整体创作水平。

  以上乃直抒胸臆之一家之言,欠妥之处,请大家雅正。

编辑:陋岩
主管:阳泉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 主办:阳泉日报社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14120190003
晋公网安备14030302000113 晋ICP备07004459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编号:(晋)字第060号
地址:山西省阳泉市桃北中路87号 电话:0353-6658025 邮编:045000
举报电话:0353-2297677 投诉邮箱:1481219960@qq.com
阳泉新闻网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分辩率1024*768
阳泉新闻网新浪微博 阳泉新闻网人民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