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日报 晚报 金融 评论 文苑 交通 摄影 校园 小记者 看乡村 专版 市场
阳泉新闻网 >> 文苑
吃撒的那些日子
□任长明
发布日期:2021-09-15 07:59
来源:阳泉晚报
分享到:

  撒,一种玉米面为主的糊状面食。

  而我,是吃撒长大的。

  早饭,村子里的家家户户无一例外都是撒。每天早晨,母亲捅火、坐锅、添水的声音,就是叫醒的声音。那么亲切,又那么深刻。现在想起来,仍然如在耳边。

  水开了,母亲往锅里下了米,虚掩上锅盖。院子里响起“沙沙沙”扫地的声音——鸡出窝了,猪在圈里“哼哼哼”地叫,不时把两条前腿搭在圈墙上,睁大了眼睛和嘴巴,向“人影绰绰”的地方张望。

  我们家的撒,米少。奶奶早上要喝一碗鸡蛋米汤。母亲把鸡蛋磕在碗里,用筷子将蛋液搅混,再浇上滚烫的米汤,另拿一个碗反扣其上,轻轻挪至温罐旁。

  玉米提前汆一下,晾到半干不湿,再磨成面。这种玉米面做撒,才更香。母亲左手抓一把玉米面,手指张弛之间,面粉纷纷扬扬落在锅里。她一边撒,一边用右手拿勺子在锅里轻轻搅动。渐渐地,一锅米汤就变成了一锅糊状的面食。母亲不再往锅里撒面,但右手仍没有停歇,搅动还在继续:一是防止锅底的熟食烧糊,二是便于碾碎其间的生面疙瘩。橙黄色的食物表面,一个个气泡悄然炸响,浓郁的玉米面的香气扑鼻而来。

  一锅撒,沸腾诱人。

  吃撒,最好配土豆丝。土豆在母亲的手中,会变换出不同的式样。长的圆的细丝、短的扁平的小段、长的方的条儿……有时候会配以酸菜,黑白搭配,比例适中,清爽可口,唇齿留香!记忆中,最难忘的一次,是奶奶做的辣片片。应该是芥菜的块根切成薄片,腌制而成的。那特别的辣味,至今想来,仍是一种享受。

  吃撒,仿佛需要一个仪式似的,必得在窑顶上、场院中或者向阳的墙角根儿。早晨,阳光正好。早上去自留地“转悠”的男主人回来了,喜欢睡懒觉的孩子们起来了,女主人已经做好了饭、炒好了菜。大家各自端了一碗撒,三五成群地聚集在一起,吃一筷撒,夹一口菜,边吃边聊,天南海北,鸡毛蒜皮,没有主角,都是主角。

  我们这些孩子吃饭的时候,喜欢坐在窑顶凸起的矮沿上。五六眼窑洞长的矮沿上,不一会儿就坐满了人,一字排开,就像一道美丽的风景线。每个人的碗里,虽然都是撒,但因其做法和配菜的不同,味道也不尽相同。其间,有人离开,去加菜;有人加入,也许是回去刮了锅底的有点焦黄的“黏黏”——没有锅巴那种脆、那种香,但很有劲道,有一种特别的焦而不苦的味道。即使菜不够,或者没有吃饱,叔叔、婶婶们看见了,都会叫去厨房,加菜,或者添饭。

  一碗撒,一吃就是小半天。就算早早吃完了,也会把碗搁在地上,或者继续端在手中,加入闲聊的阵营;哪怕不说话,只是听,也有无穷无尽的乐趣。

  吃撒的时候,孩子们端的,大多是塑料碗,也许是路远,或者要爬高、上坡,瓷碗哪里经得起摔打。厨房里至今还保留着我小时候吃撒的碗。虽然老旧,用铁匙刮过内壁的痕迹和热汤热面烫起的小“包包”清晰可见,现在也不再用它盛饭,但每次见它,都能看见我的童年,看见吃撒的那些故事。

  时光流转,童年不再。曾去专门卖撒的店铺吃撒,也尝试在家里自己做撒、炒土豆丝,但都不是记忆中的味道。

  因此,愈发怀念!怀念那些淳朴美好的时光!

编辑:□任长明
主管:阳泉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 主办:阳泉日报社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14120190003
晋公网安备14030302000113 晋ICP备07004459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编号:(晋)字第060号
地址:山西省阳泉市桃北中路87号 电话:0353-6658025 邮编:045000
举报电话:0353-2297677 投诉邮箱:1481219960@qq.com
阳泉新闻网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分辩率1024*768
阳泉新闻网新浪微博 阳泉新闻网人民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