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头条新闻 热点专题 综合要闻 日报 晚报 评论 文苑 交通 摄影 看乡村 专版 市场
阳泉新闻网 >> 文苑
故园落日
□王筱君
发布日期:2022-11-29 01:24
来源:阳泉日报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每每读到这个句子,心中便生出一股子不服气来,因为在我心中没什么美景可以抵得过老家黄昏时的落日。如今提笔时,所有关于它的记忆就像一群一争高下的小孩童,奔跑着叽叽喳喳地从我的记忆中涌出来,一下子便铺满了我的脑海。

  我的童年是在外婆家度过的,那是一个在山巅上的小村落,寄居的日子里因为有外公的呵护,和同龄的孩子比起来,我简直过得像个公主:当别人还在为能吃上一顿白面面条翘首期盼时,我却在为每天下午必须要吃掉满满一大碗的鸡蛋西红柿面而发愁;当别人家的孩子穿着旧布鞋时,我的床前外婆做的新鞋正忙着排队等待我的青睐。少时不识愁滋味,在大家羡慕嫉妒的目光中我开心地活着,不知世间的艰难辛苦。

  一场大病夺去外公的生命,出殡前那天下午,幼小的我趴在炕沿边看着那具巨大的黑色棺木,第一次真正体会到了生死离别,那个静静躺在里面的老人再也不能牵着我的手送我去上学了,再也不会让我趴在他的背上骑大马了,再也不会忙碌一天之后不睡午觉给我做玩具了……无尽的悲伤涌上心头,我离开屋子躲到屋顶上,任凭泪水肆意流淌。而故园的落日,就这样第一次闯进我的心灵,一轮橘色的落日正缓缓地下落,一点一点地隐入棉絮般的云朵里,柔和温暖的光铺满了西天。外公应该就在落日余晖的明亮之处静静地看着我吧!夕阳的光那样温暖笼罩着四周,就如外公温暖的大手拂过。小小的我坐在屋顶,满满的悲伤在落日余晖的抚慰中被治愈。也许即将到来的夜会很黑,但黑暗来临前落日的光亮却拯救了我,让我不再害怕。

  外公离去后的日子里,我开始慢慢地学着长大。年迈的外婆拉扯着我,那段日子很苦,傍晚的屋顶成了我最爱去的地方,一待就是大半天,直到暮色四合外婆喊我吃饭时才依依不舍地回家。故乡的落日用它的博大接纳了我,我常抱了书本爬到屋顶上一边就着光写作业,一边和它絮叨着聊天。遇到夏日午后下过暴雨,傍晚时分的落日尤为惊艳,大片大片的金色云朵在被雨水洗刷后的天空中显得格外高贵,夕阳没入云层之中,金色的光瀑透过缝隙从天际倾泻而下,连绵的山峰像水墨画一层层延伸到视野的尽头,我的思绪好像也被拉扯着向远方延伸。不久,夕阳脱离了云层的羁绊,完完整整得像早上外婆剥给我的蛋黄一般呈现在我的眼前,一群鸟儿从头顶飞过,扇动着翅膀飞进了夕阳深处,只剩下几粒小黑点,一转眼便消失不见了。因为住得高,和落日的告别便显得格外情深意长。我躲在桃树的树荫下翻着借来的书静静地读,在书中寻找属于自己的快乐,落日便是最好的伴读,光线柔和不急不躁。读累了,看一会儿流云聊一会儿天,白日里那些小小的委屈,慢慢地从心头蒸发。故园的落日恰到好处地用它的温暖,包容陪伴治愈着我,成为了我童年生活里的一抹亮色。

  后来我离开外婆回到山下父母身边,学习也变得更加忙碌,傍晚当我抬头寻找熟悉的落日时,目光被屋前的高山阻挡,只能从西边山头上仅剩的几朵晚霞中猜测:山后落日的舞台才真正地拉开帷幕吧,可惜与我无缘。

  上班后回乡教书,午后的第四节课快下时,教室后面的墙上便会如约有一束落日的余晖投来,就像最贴心的朋友提醒我该下班了,我想这一定是故园的落日派来的信使。学生喊着“老师再见”鱼贯而出离开了,我慢慢地走到后面伸手去触摸那束光,看自己的手指被一点点地照亮又变暗,最后什么都看不清了。我站在那里,在心里和我的故园落日相守着,任凭时光流逝,暗夜袭来。

  外婆去世后,我再也未曾回过故乡,因为即使那里人声鼎沸,但爱我的老人已不在,只余老屋在倔强的落日余晖里寂寞度日。

  去年的一个午后,我迫不及待地让老公开着车奔向老屋,因为久无人居,老屋早已破败不堪。推开被蛛网罗结的家门,准备把一些装满回忆的小家什带回家里做纪念,一缕余晖正透过梨树的枝叶空隙照到老屋,照在东面的墙上,那面墙上还贴着我儿时学画时的练笔,是故乡的落日在迎接我这个忘归游子吗?我像小时候一样爬上屋顶,故园落日从桃树稀疏的枝条间映入眼帘,周边连一丝云的影子都没有,它真孤单啊!就如漂泊中的我,我看着它,它看着我,我们彼此的对视里,仿佛时光已经停滞不前。故园落日,在我看不见你的日子里,你用你的余晖找寻我抚慰我,我用无尽的思念追随你,此刻近在咫尺却相对无言。心被无数的话塞得满满的,它们就像一团缠绕不清的毛线彼此打结,找不到头,萧瑟的秋风中屋边几根干茅草摇晃着,我们就在这样的时刻分手告别,当年那个热闹的小山村仅剩下三位老人固守着这片土地,也许当这几位古稀老人离世之后,整个村庄将不复存在了吧。以后我再也没有办法拥有我的家园落日了。

  我的笔触没有办法描绘记忆中充满宁静气息的落日,但在我的记忆里,它们永远鲜活如新,我还是当年那个小女孩,坐在高高的屋顶上和它絮絮叨叨聊天:我家门前的花开了;我的学生今天的测试成绩很让我满意……我昨夜又梦见了故乡,屋侧那棵桃树花开得正艳,梦里外婆站在落日余晖中冲着屋顶喊:“小妮儿,太阳落山了,回家吃饭吧!”

编辑:
主管:阳泉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 主办:阳泉日报社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14120190003
晋公网安备14030302000113 晋ICP备07004459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编号:(晋)字第060号
地址:山西省阳泉市桃北中路87号 电话:0353-6658025 邮编:045000
阳泉市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平台
阳泉新闻网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分辩率1024*768
阳泉新闻网新浪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