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头条新闻 热点专题 综合要闻 日报 晚报 评论 文苑 交通 摄影 看乡村 专版 市场
阳泉新闻网 >> 文苑
山楂情缘
□红云
发布日期:2022-11-29 01:31
来源:阳泉日报

  在诗人海子的《山楂树》中,山楂树上住着他心中的女神,山楂那火一样的果实,如同梵高的向日葵一样因燃烧而热烈。山楂对我来说,也有着三十年不解的情缘。

  10岁的“酸里红” 

  20世纪90年代,村里人不叫它山楂,这么酸、这么红的野果子,我们有个精准度更高的名字“酸里红”。单说这三个字,就让人禁不住咽口水。小时候,很少出村子,村子也没有山楂树。认识它的时候,我大概已经10岁,看到小商贩在校门口叫卖,红红的果子在少许绿叶的映衬下,格外诱人。“酸里红、酸里红啊,两毛钱一捧”,“捧”在小孩子心中是一种很公平的计量单位,就是两只手五指并拢靠在一起,凹出一个小容器,多了少了那都是自己的原因,毫无怨言。那天放学之后,我和饥肠辘辘的三妹,远远地就看到大姐,站在小商贩跟前,捧着属于自己的“酸里红”。大姐是奶奶的心头宝,经常有零花钱。我们眼巴巴地看着她把那红红的果子塞进嘴巴里,吐出来三两个籽儿。晚上,妈妈把我从睡梦中叫起,塞到我嘴里一个小果子,“哇,又涩又苦,这就是‘酸里红’?一点都不好吃。”10岁的我不爱吃酸的“酸里红”。

  20岁的冰糖葫芦 

  2000年,我20岁,花儿一样的年纪,认识了一群花儿一样的女孩,其中那个留着短发、快人快语、性情真挚的女孩最特别。买一串冰糖葫芦,你咬一口,我咬一口。我们牵着手沿着马路逛,不知疲倦。她尤其爱吃酸,从咬着吃的山楂果、舔着吃的山楂球再到仰着脖儿一气喝下去的山楂罐头,每一样和山楂沾边的都不放过,挨个尝试,总想找到那种最酸、味道最特别的。在她的影响下,20岁的我也觉得冰糖葫芦外面的那层糖没意思,酸的山楂果儿才刺激,才更真实。

  40岁的山楂酱 

  走过30岁的迷茫,来到不惑的40岁。我的单位在大路岔口伸进去的一片平地上,早在七八年前,就种下了一百多棵山楂树。进入十月,山楂园的山楂成熟了,叶子缤纷多彩,红果子就藏在叶子中,成串成串地迎风跳跃着。单位下达采摘令后的几天,树上留下的山楂都是红透的,但是也是位于顶部采光时间最长的。没有了竞争者,我怀着收获的喜悦,踏着轻快的步伐去采摘。收获果实,也收获着丰收的喜悦。装好半袋子,在家一番行云流水的操作,熬了山楂酱,做了山楂罐头。看着锅中“咕嘟咕嘟”红艳艳的山楂酱,尝到先酸后甜的滋味,想着之前和山楂果的情缘,我笑了。

  岁月,如白驹过隙匆匆略过,山楂见证了我从酸到甜的心路历程,在给了我很多回忆的同时,也给了我很多生活的启迪,生活或酸或甜,只要红红火火就是一种幸福味道。

编辑:
主管:阳泉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 主办:阳泉日报社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14120190003
晋公网安备14030302000113 晋ICP备07004459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编号:(晋)字第060号
地址:山西省阳泉市桃北中路87号 电话:0353-6658025 邮编:045000
阳泉市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平台
阳泉新闻网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分辩率1024*768
阳泉新闻网新浪微博